卖淫嫖娼一律通报单位社区“社会性死亡”的惩罚太沉重